<cite id="hfppt"><span id="hfppt"></span></cite>
<var id="hfppt"></var>
<menuitem id="hfppt"></menuitem>
<var id="hfppt"></var><var id="hfppt"></var><cite id="hfppt"></cite>
<var id="hfppt"></var>
<cite id="hfppt"></cite>
<var id="hfppt"><dl id="hfppt"></dl></var><cite id="hfppt"></cite>
<var id="hfppt"></var>
<var id="hfppt"></var>
<menuitem id="hfppt"><dl id="hfppt"></dl></menuitem><cite id="hfppt"></cite>
<var id="hfppt"><video id="hfppt"><thead id="hfppt"></thead></video></var>
<var id="hfppt"><strike id="hfppt"><listing id="hfppt"></listing></strike></var>

【鄉村趣事】二狗家的家庭詩會

2020/3/22 9:21:10點擊:

二狗在集市買了些肉、魚、鴨、酒水和新鮮蔬菜,便跳上摩托準備往家趕了。

“二狗,家里有么子喜事撒?”鄰莊張嬸沖著正要發動車子的二狗嚎了一噪子。

二狗松開車把,用手倏的抬起頭盔的面罩:“我家老倌子在省里拿獎了,今晚要給他擺慶功宴哩!”得意的笑擠歪了二狗尖臉上那張大嘴。

“那個獎金不少吧?!”張嬸急切的想知道“老學究”得了多少獎金,于是趕緊問道。

不知聽沒聽見,二狗已經一溜煙躥出了老遠老遠。



二狗他老倌子,莊里莊外人稱“老學究”!袄蠈W究”年六十開外,滿頭銀亮的頭發更凸顯老人精神矍鑠。少時念過私塾,通古文,與人說話時總喜歡微笑著捋捋嘴下那一轡疏朗的山羊胡子,時不時的蹦出一些“之乎者也”的字句來。

“老學究”教子素嚴,不僅要求兒孫們學習前人的倫理道德,而且還要學詩、詞,甚至對聯。用“老學究”的話講,老祖宗的東西不能丟。

二狗自小叛逆,堅決不上老爺子的道!袄蠈W究”常怒罵二狗:“朽木不可雕,爛泥扶不上墻”,二狗卻笑嘻嘻的拿出“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句子懟老爺子。二狗因此沒少挨他老倌子的罰。

盡管如此,“老學究”從心底還是寵愛二狗這個兒子,二狗也打心眼里敬重自家老倌子。


二狗聽到“老學究”在全省第二屆農民詩歌大賽古詩詞組中奪魁并獲得了萬元獎金的喜訊后,馬上上集市置辦了好酒好菜,當晚就在家里給老倌子慶祝。

除“老學究”像往常一樣在書房里揮毫潑墨外,一家人一通忙活,滿桌子飯菜就麻溜的弄好了。

全家就位,二狗端起酒杯:“咱們全家一起舉杯,祝賀咱家的大詩人在省里拿了獎!來,來,來,咱們請老爺子先說兩句!”

“老學究”一邊捋著胡子,一邊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鏡,啜了一口杯中物,正聲道:“國之底蘊,文化也。數十載命汝輩習先賢仁義忠孝之道、學前人詩詞文章之理,蓋因斯理也。爾曹知焉?”



杯來盞往,閑聊家里墻外,胡扯海北天南,不覺中已酒過數巡。

二狗放下酒杯,站起身來:“咱們今天給老爺子慶功,喝酒、吃飯都是次要。咱主要的還是品鑒老爺子的大作!老倌子,把您的大作請出來給大伙欣賞欣賞!”

“老學究”斜晲了二狗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吾之文名曰《詠雞》,乃仿唐詩《詠鵝》而作。不意竟得入榜之殊榮,實愧不敢當!不敢當。!”

雞,雞,雞,尖嘴向天啼。

三更呼皓月,五鼓喚晨曦。

家人們嘖嘖稱贊。二狗酒意微曛,一邊鼓掌一邊贊道:“老倌子果然不負‘老學究’之名啊。這首作品多么貼近生活,多么寫實!實在是妙!”說話間,兩個連續的酒嗝噴涌而出:“我提議,咱大伙依老爺子《詠雞》的體例,各自作詩。咱家也來一個家庭詩會,如何?”



眾人的目光一齊望向“老學究”,“老學究”并沒有說話,只是嘴角微微的向上揚了揚,然后默默的點了點頭。

片刻之后,“老學究”最疼愛的孫子小寶站了起來:“我來一首《詠羊》,請爺爺指點!”

羊,羊,羊,不懼冬天涼。

內服羊肉湯,外穿恒源祥。

“老學究”先蹙了蹙眉,尷尬的擠出一個笑容,沒有說話。

二狗媳婦從來都是巾幗不讓須眉:“爹,俺詩的題目是《詠豬》,您老別見笑!

豬,豬,豬,頭大脖子粗。

去年十來塊,今年二十五。

“老學究”捋須頷首,微微一笑,依然沒有言語。

臨到二狗,二狗滿臉自信的對著“老學究”說道:“老倌子,照這個路子,咱把十二生肖詠遍也不在話下!您先聽著,《詠鼠》來了!倍窊u著頭、晃著腦吟詠著。

鼠,鼠,鼠,嘰嘰嘰嘰嘰。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吟完,眾人大笑!袄蠈W究”睜大雙目,狠狠的瞪了二狗一眼:“你小子,你的什么十二生肖的就不必了!你這文化造詣,‘家里蹲’大學都可以提前畢業了呢!”

“啪”,“老學究”生氣的撂下筷子,長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席而去。。。。。。

男总裁怀孕大肚子束腹带